资讯中心

现金网 > 资讯中心 >

移动互联网影响下的小城临沂

发布日期:2019-03-05 18:45   浏览量:


  这就是我的家乡,有着诸多变化,也有着一定固守,但无论哪一点,都是我无法删减和割舍的爱。 作者  加

  这就是我的家乡,有着诸多变化,也有着一定固守,但无论哪一点,都是我无法删减和割舍的爱。

  我的老家在沂蒙山区,是著名的红色革命老区,到北京,坐飞机需要1小时30分钟。然而,沂蒙并不都是山区。

  沂蒙山区其实是一个人文地理概念,区域内不止有山区,也有丘陵和平原。我从小所生活的地方——临沂市,就属于平原地带。虽然是一个18线的小城市,却是我深爱的地方。

  《舌尖上的中国》摄制组在我的家乡录制“煎饼”这一专辑时,走访了很多村庄,都不满意。导演李勇曾解释说:“我们去调研一个山东煎饼,在山东临沂走了很多村子,但是都不行。煎饼的定位,是一种传统的食物。我们希望找到一个非常传统的地方,接近自然的那种村庄。但是现在山东发展得非常好,这种传统的村子特别少。

  最后摄制组还是找到了取景地,在临沂“椿树沟”,用了3天时间完成拍摄,而前面的描述,从侧面来说,或许也是对家乡发展的一种褒奖吧。

  接下来本文将用我个人的一些视角、回乡遇见的人和事,从衣食住行、娱乐医疗生活等方面,展现科技给我的家乡所带来的小变化以及传统留存的固守。

  小时候,过年时,妈妈会约着婶婶等人,一起去服装批发市场为我们这些孩子们买身新衣服。对我们来说,这是整个一年最值得期待的事。

  那会儿,我的认知里还没有“品牌”和“商场”的概念,只知道卖衣服的地方就在批发市场里,有大棚下的商户,还有水泥墙垒的精品屋,大棚下衣服便宜,精品屋里贵些,但好在都可以“讨价还价”,大人们会捂好钱,生怕被小偷摸了去。

  上高中时,我才对品牌有了一丝了解,知道了“李宁”“真维斯”,知道了专卖店,第一次去了商场。

  我的家乡临沂以商业批发和物流产业起家,据说整个批发业在国内仅次于小商品城浙江义乌,位居全国第二。根据2018年统计年鉴,老家临沂共拥有专业批发商场133家,其中服装类20家。

  春节前夕,趁着市场还没关门,我去了临沂鞋帽批发市场,老家里的一个舅舅在那里经营童鞋批发生意。

  找到舅舅的店铺后,我发现舅舅已经不卖童鞋了,改做“鞋材配件、皮革护理”等小件批发生意。我问舅舅怎么店铺空间也变小了?就只剩下一米宽站脚的空,舅舅解释说,这几年生意不好干,他把里面的那些空间隔开,租给别人,收点租金,压力还小点。童鞋也不卖了,卖鞋材配件的话,干的人少,竞争也小一些,压货也少。

  跟舅舅聊完,我又去舅舅店铺的对面一家店看了看,是批发略高档真皮鞋子的,以前生意特别好,每双鞋加价十元至二三十元不等,由于每天走货量很大,巅峰时据说一年营收几百万元不止,是批发市场里的“佼佼者”。

  之前的老店主已经两三年没来了,目前是店主的女儿值守。我问她最近几年生意怎么样,她跟我说还可以,由于他们的客户大多是三四线城市县城商场和实体店,很多年龄较大的人还是习惯实体消费,所以依然还留存空间。

  我问她上午批发怪忙吧?她跟我说现在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以前都是顾客一大早来批发,他们从早晨五六点忙到中午,选货、配货、发货,下午才有空接待零买的客户,现在互联网太方便,都来的晚了,还有很多就在微信上看看图片下单,连店都不用来。

  考虑着来一趟批发市场不容易,不能“空手而归”,随后我又去一家卖宝宝鞋的店逛了逛,心想给闺女淘一淘漂亮鞋子,没想到又有意外收获。

  进店时,店主正埋头在iPad和手机之间,来回拨弄着各种信息,也顾不上招呼我。 我问她现在批发都是用微信操作啊?她说是啊,排单下单都自动统计,特别方便,我问怎么自动统计,是有什么系统吗?她跟我说是啊,有App,我问是付费买的吗?她说对,让我出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成衣市场大家基本上都在用。

  店主拿手机给我看了看,就是如下图划圈的App,怎么说呢,感觉和自己的生活完全没有交集,之前从未听说过。虽然我也是互联网深度用户,却是第一次听说,像是发现了宝藏。

  聊天的间隙,我看店主ipad微信上的“客户排单订货群”“到货群”“退货记录群”“工作群”好像很有序的样子,在征得店主同意的情况下,我拍了一张照,如下图。

  同时也不得不感慨,互联网确实让我们的生活事业更加高效了,这种无形的力量,不仔细观察,很可能被忽视,换到几年前,有些事根本不可想象。如今,支付方式的普及、社交的互联,让一切变得更轻松容易。

  在互联网的冲击之下,传统实体商场出现亏损,并逐渐退出。这次回家,听朋友说老家的“桃源大世界”商场因亏损关门了,这让我很是惊讶和感慨,该商场以前属于市里数一数二的商场,位于老城区市中心,主营服饰鞋包等,是国家电网(原供电公司)的第三产业,早年间生意一直不错,从创立至今已26年,突然说了再见,真的让我很是惊叹。

  取代传统实体商场的,是一站式购物中心。2012年底,第一家一站式购物中心“和谐广场”开业,春节期间商场里人头攒动,县区的很多老乡也一起来逛。

  再到去年年底集中开业的“新城吾悦广场”和“泰盛广场”,以及即将开业的“万达广场”,吃喝玩乐一站式享受的商场综合体越来越受三四线老百姓欢迎,老式传统商场正经历转型之痛。

  印象里,“千团大战”首先在一线城市打响。当我已经沉溺于团购生活很久之后,假期回家,我跟父母说可以用一串数字,比如8位数字吃饭时,他们都表示非常不可思议,怎么可以用数字吃饭?怎么可能?骗人的吧。

  团购正式入驻老家,应该是在2013年或者2014年前后,如今也已成了一种自然的事物,很多新开店铺为了人气,会上个团购活动。团购变成了一种辅助信息更加对称的手段。

  今年回家逛街时,发现很多饭店商铺门口都有摆放口碑App的新春活动广告,战争从未结束。

  像我们这一代,没吃过苦,干家务活的少,会做饭的少,年轻人热衷外卖,在大城市是这样,在三四线城市也无不例外。加之小城市人口密度高、人力成本较低,所以,外卖行业在老家的发展也是不错的,最起码带动了一些就业。

  我记得我之前跟父母家小区门口店铺卖菜的大爷聊天,我问他在新区生意不错吧?他说并没有啊,这些周边小区年轻人多,都爱吃外卖,不爱买菜,年纪大的又觉得价格贵,喜欢赶集买。足可见外卖App这一互联网产物对生活带来的影响。

  在吃这件事情上,还有有一个概念,去年被炒的特别火,那就是“社区团购”。据说老家里也冒出了许多,有个人组织型,也有“有组织有纪律”有小程序的社区团购小品牌,基本每个小区会配一个团长,组建一个微信群,虽然群成员可能百来个或者三四十个人,但由于食品单价低,购买率高,复购率高,大多是卖水果,卖卖零食,生意倒还可以。我自己也亲测买了一点水果,免费送货上门,感觉还不错。

  过去两年,我的老家,市里新城区房价在2017年由五六千涨至1万左右,2018年涨至1.5万-2万间,两年间翻了三四倍,老城区2017年基本没怎么涨,2018年略微补涨。网上很多经济学家把三四线城市的猛然涨价,归因为棚户区改造货币化安置,市场流动性较高。

  首先是共享自行车,目前老家的共享自行车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政府PPP项目投资的公益自行车,绿色,宽边轮,大多数是带桩子的,自行车不能随借随还,需要找到桩子才能还上,没桩子的站点也是需要停到划线指定区域,再落锁。

  由于是政府和社会投资的公益项目,所以骑行1小时内免费,每天不限骑行次数,缴纳押金200元即可办理骑行卡,刷卡骑行,也可在叮嗒出行App上缴纳200元后直接扫码骑行。

  第二种是支付宝哈啰出行的小蓝车,随借随还,无押金、1小时1元,可买10元月卡等,相比政府公益自行车,要好骑很多。

  另一种绿色出行方式,也在老家有特殊的发展。由于我老家的某个县区,盛产电动汽车,所以老家是有电动汽车租借服务的。在该县区使用手机预约或者到租车点刷卡,就可以将知豆电动汽车开走,还可以使用手机随时随地还车,每分钟租金0.3元,一小时15元,租用一天最多60元,为全国首推的“互联网+租车”模式,于2015年试点。

  在老家主城区,某汽车销售集团联合“巴歌出行App”于2017年推出了分时租赁汽车模式,共投放500辆新能源汽车,采用自助形式,用户只要通过手机就可以完成注册缴费开车还车等租车全过程,中间无需出租方出现。费用采用时间和公里数的双重计费模式。比如行驶10公里,用时20分钟,时长费:0.2元*20分钟=4元,里程费:0.5元*10公里=5元,保险每单4元,共计13元。

  公共交通作为绿色出行的主力也被互联网改变了服务方式。“掌上公交App”成为市民必备,可实时查看公交车站点信息,距离自己还有多少站,多少公里多少米。

  城区的公交车均可使用支付宝、滴滴、云闪付支付乘车费用。3家平台也先后开展了补贴活动,比如支付宝1分钱乘车、五折乘车,云闪付1分钱乘车,滴滴1分钱乘车、新用户首单立返5元等。

  最有意思的一个新发现是,老家的公交车中间加放了一个自动售货机,扫码可购买薯片等零食。

  BRT快速公交目前仅有一条线路,建设在沂蒙路上,南通火车站,北通新城区,地铁等轨道交通正在筹建中。

  现在有种说法,叫线上的流量到线下找,线下的流量到线上找,所以在我们这样一个小城市,瓜子二手车、淘车等二手车交易App的广告也是可以看到不少的。

  按照广告中的描述,瓜子二手车在临沂已开出线下直卖店,超大规模,就在国际会展中心。

  店里人不太多,我找销售人员随意聊了几句,了解到淘车在老家开业已2个月,目前累计销售车辆暂未到200辆,一个月卖七八十辆左右,每辆车,据店员介绍赚3000元左右,粗略算下来,一个月有二三十万的净收入。

  但销售人员介绍说其实是赔钱烧钱的,体验店店面租金加地下车库200个车位租金,一年共180万租金,加上30个员工的工资,再加上水电物业营销推广费用,一点不赚钱,现在属于完全烧钱打市场阶段,以前传统的二手车交易,车况等信息都不透明,即便是事故车,买家可能也不知道,所以现在很多互联网企业加入来改造这个透明度。

  高铁也将出现在临沂。预计2019年底,老家的高铁站即将建成通车,串联进京沪线,直通北京上海,老家人民出行即将越来越方便,啊,也期待这把双刃剑可以更好服务家乡经济。

  最早听说无人售卖机,是阿里最早提出的“阿里新零售”概念,会去思考诚信如何控制,坏账率如何?这次回老家,发现家里一些小区也有安置的无人售卖店。如下图:

  我进店体验了一番,进店是需要微信扫码并验证手机号的,所以相当于每一个进店的人都是实名验证的,再加上摄像头,可有效解决诚信坏账问题,看中什么商品可直接去收银台支付,如未购物品,仅需微信扫码,之后门自动打开。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新东西是优品点。这几年优品店特别多,受美国一元店、Dollar tree的模式影响,类似店铺如雨后春笋在我的老家铺开,主打的概念就是可以让每个人低成本的购置一些新的生活用品、3C配件或彩妆香氛,说实话,我自己也蛮喜欢逛这种小店的,不少东西都好看实用且不贵,几十块钱就可以收获满满的购物满足感。

  老家一个干月嫂的阿姨跟我说,她虽然很节省,但手机什么的她都去店里买,一年到头,也会买个新手机犒劳自己。我问她你都怎么找的店铺啊,她跟我说就她老家那里有个人开了个手机店,卖oppo、vivo等,她给他儿子买过一次,售后机子有问题,她接着去找卖手机那人,那人态度很好,给她修好了,然后她就觉得这是个靠谱的人,之后再去找他,即便机子贵200,也会继续找他。

  oppo,vivo采取农村包围城市战略,深挖三四线城市县域经济线下门店,确实是有成效的。

  所以这几年,除了apple一直有线下体验店,华为小米也纷纷开了线下体验店,以期更贴近用户。这次回家,老家的商场一样有华为、小米体验店哦,具体见下图。

  我的爸爸平时喜欢走路锻炼,自从单位里发了一个“步数计数器”,他就更夸张了,每天必须走满1万步,走不满,他就拿手摇,我跟妈妈说他这是在“自欺欺人”,后来才知道他们单位系统里有个排行榜,他每天已经走很多了,但才排20几名,一伙老年人争相上榜,乐此不疲。

  后来我给爸爸买了个手环,测步数,接电话,测心率,老爷子更是喜欢,每天戴在手上,走起路来,有了数据统计,仿佛能量更足了。

  之前帮老家一个“大娘”买“蛋卷机”,她跟我说过年在外面卖蛋卷挺不错的,让我帮忙网上看看。

  我帮她查了一款商业蛋卷机,当时店主说下午在快手有直播,且有很多视频,是介绍怎么做蛋卷的,我抱着学习的心态去看了看怎么做好吃的蛋卷,内容没啥修饰,就感觉是很接地气的那种,连食品添加剂这些都录在里面,未做任何删减。

  我认识的人中,老家的一个妹夫很喜欢玩快手,他是做汽车美容修理工作的,每天都会把自己的日常工作晒在上面,而且特别喜欢看一些其他人吃东西的视频。或许也并非是为了出名,只是一种记录生活发声的方式。

  除了短视频,直播也是老家出现的新东西。老家一哥哥告诉我,附近某个县里有一个村全村几乎都在搞“酷狗直播”算吗?

  我惊讶了,问他啥是酷狗直播,我只知道酷狗音乐,不知道酷狗直播啊。哥哥说他也是听同事说的,他们偶尔去那个县出差,经过有个村时,在一个路边小瓦房上挂了个“酷狗直播”的广告牌,大家都很好奇,就有人去看来着,里边一个一个的隔断,好像是成立了个公司,招主播,只要会唱歌,有才艺就行。

  在我的老家,有很多年轻人抓住了时代的机遇,把微信个人号经营的风生水起,他们不同于普通意义上的微商,段位略高一筹,比如:烘培Fine day,小白兔卤味,秋燕之家燕窝,河风寿司,一颗蛋溶豆,鸭先生等很多卖美食的个人微信号都做的十分成功,且部分投资开启了线下门店。

  几年前,朋友的媳妇在微信卖榴莲芝士蛋糕,220元一个,一天只做8个,经常要提前一个星期才能预定到,巅峰时期这个爆款榴莲蛋糕一天卖300个。

  后来朋友的媳妇勤练烘培手艺,全国各地探店,重金拜师学艺,目前她在临沂开了2家实体线下体验店,名字叫做Fine day,接单主要还是线人,每日收入流水吓人。门店装修十分网红,且用材考究。

  也有人利用微信公众号挣钱。在我们这个城市里,提到微信公众号,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五月,“在临沂,做微信推广找五月”,这好像是小马宋老师帮五月做的文案。

  五月,体院毕业,曾负责城市论坛网站,2013年发现微信公众号不错,开启了自己的个人营销工作室,一开始在运营临沂自媒体的基础上,1万元一年帮商家代运营公众号,差不多代理了50多家,后来无营养的商家公众号没啥人看,主攻临沂城市自媒体,自媒体靠接广告为生,当年一条广告5000元左右。

  在坐拥粉丝的基础上,五月开了一个花店,起名叫做五月花社,联合做了一个老瓦咖啡馆,还做了一个亲爱的蛋糕配送等。

  后来2016年,五月感觉到小城市公众号运营有天花板,于是想去大城市看一看闯一闯,先后开拓上海、广州、成都等地,创立多家公司,由于五月写的一手好文字,做的一手好视频,做了若干10万+,员工100多人,去美国生了二娃,城市自媒体再度到达瓶颈,没啥新高度可突破了。

  2017年12月,五月改换美妆赛道,2年时间在美妆垂直细分领域内做到粉丝矩阵2000万+,除了微信公众号外,快手、抖音,小红书均有涉猎,且将短视频作为主攻,收入也是不用多说,粉丝量级在那里。目前老家里的自媒体已由其团队公司打理,五月也很少再亲自写文,从此临沂,失去了一个公众号人才。

  这就是我的家乡,有着诸多变化,也有着一定固守,但无论哪一点,都是我无法删减和割舍的爱。

  最后,附一张逻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兼CEO脱不花对家乡临沂的描述,它是个小地方,它有一些保守,有一些不足,它和大城市比还有很大差距。

  #本文在刊发时有所删减,此系刺猬公社X快手“2019还乡手记”非虚构故事大赛精选作品

  标签: 临沂 老家 移动互联网 小城 舌尖上的中国 舌尖上的中国脚步 店铺 互联网 医疗 沂蒙山区 科技 革命老区 商业 沂蒙山 舅舅 沂蒙 北京市 租金 年鉴

      现金网,澳门皇冠,皇冠现金

  • 上海
  • 深圳
  • 西安
  • 成都
上海市长宁区新华路728号华联发展大厦908-910室
深圳市龙岗区坂田街道黄君山111号山海商业广场C栋4-5楼
西安市高新区天谷八路环普科技产业园C座301室
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三街288号大有智慧广场1栋8楼
© 2017 上海现金网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8001089号-1

现金网,澳门皇冠,皇冠现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