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现金网 > 资讯中心 >

对话欢聚时代李学凌:AI带来的改变要比移动互联网激烈100倍

发布日期:2019-01-14 02:50   浏览量:


  在虎牙、斗鱼、触手等直播平台纷纷举办年度盛典后,1月12日欢聚时代(YY)也在北京水立方办起了同样的

  在虎牙、斗鱼、触手等直播平台纷纷举办年度盛典后,1月12日欢聚时代(YY)也在北京水立方办起了同样的活动。

  在百位主播与明星开始演出前,欢聚时代董事长兼代理CEO李学凌、欢聚时代COO李婷、欢聚时代CFO金秉三位高管接受了36氪等媒体的采访。他们谈及了直播的现状与面临的困难、短视频对直播的冲击以及公司接下来的战略重点和投资规划。

  欢聚时代董事长兼代理CEO李学凌(中)、欢聚时代COO李婷、欢聚时代CFO金秉

  在李学凌看来,主播与明星的发展有很多相似之处。简单来说,直播做的是直播人设,需要像明星一样,通过各种方式持续的维持一个IP。坚持下去,主播也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也可以做数十年,当然也理所应该获得相应的物质回报。

  而对于平台来说,直播是一种可以不断更新的内容形式,但最大的挑战在于优质的内容。对于大家所担心的短视频带来的冲击,李婷认为其实并不是想象中的。打个比方,短视频好像吃快餐,直播类似吃冰淇淋大餐,而且两者有很大的协同效应。

  对于YY来说,虽然它创造了秀场直播这种形式,但这并不一定是它的唯一,李学凌就提到奈飞互动剧的创新。变现方面,虽然很多人说直播平台的变现模式单一,但李学凌认为,直播是一种很完整的商业模式,甚至比广告都要先进。

  “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应用深刻改变了很多社会生活状态,但是人工智能带来的改变比这个还要激烈100倍。”李学凌说道。而且他还认为,AI会消弭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隔阂。

  围绕这样的战略布局,金秉透露公司也会做出相应的投资和收购。尽管YY也感受到了资本寒意,但直播未来公司带来了很好的现金流和利润率,可以支撑公司在寒冬里变的更贪婪一些,去寻找那些去泡沫化的优质标的。

  李学凌:我觉得直播的核心,以前大家都说看上去直播的是内容,我觉得直播从更长久的时间来看,其实是直播的一个人设。有点像一个明星一样,他并不是光靠一个电影就能够成为明星,而是靠他比如五年十年一直创造自己的形象,创造自己代表的一个精神,被别人接受,当然也有人崩塌了。但是幸存下来的,比如周润发,我们可能已经喜欢他二十年了。

  所以,包括直播的明星是一样的,直播只是一个内容的载体,但是真正成为一个持续的IP,或者真正品牌的东西,还是一个人对自己的一个人设方面的成功。然后,包括有的人,比如说做脱口秀的,你说脱口秀能不能做20年?我们看美国人做了30年、40年、50年的脱口秀。

  其实,对直播最大的挑战还是内容,优秀的平台培养优秀的内容,优秀的内容推动优秀的平台成长,这是一个正循环。如果能建立起这个正循环,我觉得这个行业还会慢慢的越来越进步。

  李学凌:直播有点像书籍、电台、电视台。每次诞生一个形式,其实这个内容的发展都经历很长很长的时间。包括到今天为止,电台的内容还在发展。相比于我们的电视台来讲,直播只是一种新的形式。

  像这种新的形式,我觉得它应该还是会持续的不断的改造自己、更新自己,然后能够创造新的内容出来。其实今年像Netflix也推了一个互动剧集,看了可以选A或者选B,每次选的都不一样,所以人与人的交互互动,还有和更高级的内容相结合,这个路肯定还会持续走下去。

  李学凌:确实YY相当于发明了秀场直播形式,它肯定会作为我们主要的收入来源和主要的业务模式,但肯定不是唯一的,我觉得没有一个互联网公司敢说他的东西永远都是唯一的,所以大家都还是要在整个时代不停的前进和进步。

  Q:直播平台在办盛典的时候会拉很多明星一起把自己的主播推到前台,这是不是未来直播平台的一种发展趋势?大家对直播平台上推出去的明星的接受程度怎么样?

  十年前大家都是觉得,网上的作家不叫作家,网上的写文章的人不叫写文章的人,网上拍网剧的人不算电影人,肯定你做直播的人也不算真正的艺人。但是,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改变,其实这些东西慢慢都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了,比如现在很多电影已经选择不上院线了,只在互联网上播他觉得已经够了。这说明大家以前有对传统媒体的依赖。

  但是,现在每个人都有手机了,就发生了一个重大的迁移。我们家里的电视好久没有开机了,放在客厅里,一直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要开。因为你要看一个什么东西,每个人可能想看的东西不一样,所以大家都是各自低头,各拿各的手机。

  所以,我觉得随着媒体的变迁,其实在媒体上承载的内容和制作这些内容的人的地位其实也是在慢慢的改变。

  李学凌:直播是一个非常好的变现模式,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商业模式。跟广告相比,它是先进的。

  每一个依靠广告为核心的平台走到一定的规模,其实都会有虚假、诈骗型广告出现,包括Google都面临很多困扰。如果Google一直要保证搜索广告的持续上升,这方面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但是,直播没有这方面的压力,因为直播就是用户如果喜欢就会付费,如果不喜欢,用户就不交钱。你做的那些服务,都应该是来推动用户的参与。

  从广告模式和直播模式来比,后者相对来讲是比较先进的,而且对用户的打扰实际相对来讲是最少的。

  所以,我觉得真正好的东西是直播跟内容相结合。全球绝大多数最好的公司都是广告模式,但是我相信这个东西会慢慢的改变,如果我们能够帮助很多全球的流量变成用户付费模式,因为我还是觉得用户付费模式对用户来讲是最合理的。

  2018年起来的有知识付费,用户宁愿花钱,也不愿意花那么多时间看那些比较垃圾的东西了,所以才促成了对知识价值本身的认可。如果我们慢慢能够推到全球去,以向用户收费为主要的商业模式来改造全球的广告为核心的商业模式,我认为机会还是挺多的,而且我们作为中国运营了这么久的公司来讲,在这个方面还是比较擅长的。

  Q:直播打赏的模式比较单一,现在像抖音有在做直播+基于地理位置的电商模式,我们会不会有这样的模式?

  李婷:其实每个平台对电商都有一个不同的理解,我们其实对电商的理解就是直播在整个电商环节当中的表达有没有去提升到整个电商过程当中的交易的效率,以及有没有帮助整个电商的链条,把很多源头和中间的过程省去,直接把两头对应起来。

  我会认为说,如果一个生产能力的提升对商业本质的中间过程有所省略,然后对商业本质的生产效率有所提升,我认为这才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如果仅仅是基于地理位置,仅仅是基于一个红人的带货,我觉得他还是属于一个流量变现的范畴。

  所以,其实我们也在说,在直播的上半场,我们教会了大家用打赏的方式作为一个特别好的商业模式。在下半场,如果我们能用直播或者视频的能力帮助传统行业的生产链条缩短,提升它的效率,我觉得可能是一件更有效率,更有价值的事。

  李婷:这个问题分为两个层面,大家对直播的竞争看的比较激烈,因为国内的短视频平台起的会比较快,通过2018年一年的沟通,我们都觉得说整个短视频的风口其实让大家有了更好的内容消费和视频消费的习惯。

  整个直播平台其实跟短视频之间的关系,就是能够把它像微博一样做一个宣发的出口,然后包装整体艺人的口碑效应,或者粉丝效应,这是整个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国内我们跟整个短视频还是一个协同的效应。

  其实站在整个互联网内容消费的风口上,我们会觉得其实在全球的这样一个市场来讲,其实还有大量的短视频的消费,或者内容消费的空间。在这里其实集团的其他公司,或者是本公司也好,有很多产品矩阵,然后在向产品领域不断的创新。目前来讲,也有一些自己的进展,到了可以公布的时候我们都会跟大家沟通。

  李婷:我认为短视频跟直播是协同效应。其实金总跟很多投资人沟通当中反复强调了,如果短视频是吃快餐,其实直播吃的是大餐,或者米其林的餐,它需要的是陪伴、沉浸。短视频让更多人习惯了快餐化的消费,其实更愿意沉浸到直播里面进行体验,它在带动整个直播行业的增长和扩大。

  金秉:中国现在发生的几个现象,第一个是消费升级,在内容消费升级里面视频又是一个主要的部分,因为视频在同样的时间里面涵盖的信息量更大,以前是文字,后来是图片,现在是视频,所以这是一个大趋势。

  视频里面有三种模式,一个是长视频,一个是短视频,一个是直播,长视频像外卖一样,你一个月付20块钱买一个内容。短视频是快餐,门槛很低,很快,打出租车的时候都可以看,但是你看了20个,30个短视频,可能会比较累,而且没有互动的体验。所以直播是沉浸式、陪伴式的形式,所以会代表很强的生命力,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有这样的例子出来,他是一个全网艺人,可以到其他的短视频拉流量,拉完流量,可以回到YY做更好的内容方面的互动,因为视频只能留言,如果跟他互动,可能晚上八点来YY跟你喜欢的明星互动。所以,短视频的兴起第一教育了市场,第二可以让明星拉更多的粉丝。

  李学凌: 战略方面,核心会专注两件事情,第一件是人工智能,第二件是全球化。

  我们是第一个把人工智能驱动整个公司作为思想的互联网公司。2012年的时候大家都在讲,互联网公司要拿到移动互联网门票,但是我很奇怪,2018年从来没有一个公司说互联网公司要拿到人工智能的门票。

  但是,从我们自己来讲,我们的危机意识是非常强的,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带来的革命可能会远远超过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应用其实已经深刻的改变了很多社会的生活状态。但是,我是觉得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比这个还要激烈100倍。

  其实,人工智能本质的核心就是计算机跟传统的东西相结合,每一个东西的改变都是直接改变物质世界的。因为互联网有很长时间是分成了两个世界,一个叫做虚拟世界,一个叫做现实世界。比如,虚拟世界的爱情,网上聊天也能找对象,每一次这种都能够变成一个社会话题。

  但是,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接轨是非常少的。以前人们会认为这个世界会割裂成两个世界,同一个屋里的人都还用QQ聊天。我觉得未来人工智能会把这个隔离重新的弥补起来,就是虚拟世界的东西马上影响现实世界,虚拟的一个改进马上会看到现实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第二件事,我们还是希望走成一个全球化的企业。因为中国以前都是copy to China,把世界上很多创造的新观念、新东西copy一份到中国来,把它做的更好,运营的更符合中国人的习惯,做的更细致。然后,接着就会进入一个时代,就是我们在中国创造了很多新的模式,包括直播也是一个新的模式,包括共享单车也是一个新的模式,包括满大街送外卖的,这都是我们在中国创造的新模式。

  然后,我觉得下一个阶段,再展望未来的五年十年,我觉得应该是中国公司渗透到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信息、金融、经济领域的一个过程。

  这可能也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就是一个国家走到了一定的规模以后,慢慢的不再局限于自己的语言,不再局限于自己的种族,不再局限于自己的民族,也不再局限于自己的国家,要把你的应用变成一个能够让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能够用的这样一个产品。

  其实我们应该是最早开始在这个领域发力的,大概2-3年前我们就投资很多海外出海的公司,未来我们会更集中精力把我们的服务带到全球去。

  Q:都说今年是资本寒冬,有的裁员有的缩预算,YY有没有感受到这种寒意?有没有影响到我们的投资?会不会围绕2019年的业务重点做一些投资调整?

  金秉:寒冬肯定大家都感受到了,这个毋庸置疑,像北京外面的天气一样,但是屋内是春意盎然的。就像现在的房间一样,取决于你的心态怎么去把握。

  我觉得寒冬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有好有坏。坏的就是资本市场情况不佳,今年IPO增发都会放缓,现金为王,在进入寒冬之前要储备足够的现金。好在YY多年以来是以现金为王的公司模式,因为我们直播模式太赚钱了,所以手上有大量的现金,相对其他互联网公司可能在这方面优势大一点。

  第二,如果资本下行,二级市场的价格下来会影响一级市场价格下来,其实很多标的物、资产价格越来越合理,以前我们经常提一个公司20亿人民币的估值,在资本寒冬可能10亿都融不了,最后6亿草草了事。这意味着其实对我们来说,更加关注对于我们生态有益的这些资产,其实在这个寒冬可以更好的出手,更好的布局。

  所以,刚才李总讲我们两个方向,一个是人工智能,一个是内容方面,我们都会作更多布局,一个是通过自有团队搭建好的内容团队和技术团队,同时外面会采购、收购,或者投资一些好的标的。

  Q:大家经常说,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YY是属于稍微贪婪一点的吗?

  金秉:我觉得我们未来要更加贪婪,在于说我们手上有很多现金,我们利润率很好。但是如果真的看到未来两三年甚至五年里大的机会,其实现在就要做投入,这个投入包括新的产品、新的研发、新的技术、新的运营,以及对未来的布局。其实我们是为数不多很早对海外进行布局的公司,所以我们会持续的投入。所以,在市场寒冬的时候保持这样的贪婪,手上有足够的现金是一个很奢侈的事情。

  金秉:2018年我们增持了bigo,我们看好bigo的发展,我们觉得bigo跟YY 1+1会大于2。从bigo的进展来看,目前还是喜人的,bigo旗下也有短视频产品,也有直播产品,两边走的都挺好。,也会根据bigo业务情况的发展做判断,总体讲,我们希望拥抱全球的新兴的市场,这个大趋势是必然的。

  标签:欢聚时代 李学凌 人工智能 短视频 商业模式 移动互联网 互联网公司 全球化 明星 流量 yy

      现金网,澳门皇冠,皇冠现金

  • 上海
  • 深圳
  • 西安
  • 成都
上海市长宁区新华路728号华联发展大厦908-910室
深圳市龙岗区坂田街道黄君山111号山海商业广场C栋4-5楼
西安市高新区天谷八路环普科技产业园C座301室
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三街288号大有智慧广场1栋8楼
© 2017 上海现金网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8001089号-1

现金网,澳门皇冠,皇冠现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