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现金网 > 资讯中心 >

IT领袖峰会移动互联与云计算:无限时空与资源

发布日期:2018-12-12 13:25   浏览量:


  2012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3月25日上午9:00在深圳五洲宾馆开幕,下午16:05,峰会分论坛四“移动互联与云计算:无限时空与资源 ”在深圳厅进行。参会嘉宾包括:中国宽带资本董事长、创始合伙人田溯宁;Fortinet创始人、董事长谢青;金蝶国际软件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徐少春等。

  王维嘉:请各位就座,本场论坛是移动互联与云计算。我是本场论坛主持人,我叫王维嘉。我介绍一下本场嘉宾:

  今天的论坛是非常强大的阵容,如果我们把移动互联和云计算按照一种简单的分法,会让大家比较容易理解,云管端,云包括云的基础设施和云的应用,田溯宁和谢青更多关注是云的基础设施和基础技术。当然云里头还有很多应用,少春就是应用;管主要由运营商掌握,今天亚信董事长本来也要参加,吴总更多在端这一方面。

  在云计算领域,我看过很多讲座了,有一天听田溯宁讲了以后,我就听懂了,但有一次又请了世界上著名的技术专家讲了两小时,我又糊涂了,不管怎么样,云计算都在以势不可挡的趋势向我们走来。首先请田溯宁谈一谈现在你们基金和云产业集团在做的事情。

  田溯宁:我试图讲一讲吧。对云计算还是两种观点,包括苗部长说云计算各个地方过热了,变成了圈地运动。第二种观点是认为这是根本的技术变革,每一场变革都是在争论、怀疑中前进。你要从历史角度来看,这种趋势有很大的逻辑性。我们过去计算由于网络非常窄,被集中起来,在IBM时代。后来计算在办公桌上。现在由于宽带网络这么强大,内存、计算没必要在桌子上,过去所说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符合这种逻辑。

  在工业革命时代,工业革命产生于蒸汽机,最后工业经济又促使电力的发明,使力量能够传递。如果把主机变成蒸汽机,云非常像电,像电一样简单而无所不在。

  那么什么问题需要几百万台服务器解决?我觉得云计算非常重要的应用就是大数据,云计算最主要的触动力量是互联网产生的,互联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所谓数据。而这个数据和传统IT架构要处理的数据不一样,传统的IT架构处理结构性数据,而云计算要解决大量非常结构的数据,天气数据、图片数据,这些数据没有太多逻辑性,非常像量子力学。所以云计算要解决一套计算体系,是过去IT架构没有得到解决的,就是所谓的非结构的数据,大数据的问题。而对真实世界的了解和认识需要结构和非结构的结合。

  田溯宁:举一个例子,大数据应用,从传统的交易结构数据,像信用卡数据和各种各样的数据相结合。例如旅游数据、当时的天气数据来进行所谓的信息产品。从另外一个材料来讲,工业革命的数据像工业革命的原材料矿砂,云材料的大规模数据中心是数据冶炼厂,通过冶炼、漂白,生产出各种各样的产品。所以我觉得云计算对IT来讲是前所未有的结构性创新结构,有这么大规模后来的数据用什么样的服务器、什么样的结构,什么样的交换而进行管理。在前台来讲,我们看一个云有无数的端来利用这些数据,这些端的产品不仅仅是金丹、是社交网络,也不仅仅是简单的信息的获得,而是对决策来讲是各种各样的产品,以使你对未来有更多的掌握。

  田溯宁:这场变革比起IT的上两次变革来讲都给中国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中国和美国不一样,中国的现代化文化用传统IT架构很难解决,包括交通问题、教育问题、医疗问题,所以中国的技术变革给我们带来了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建立中国自己的IT体系。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在中国诞生出新的商业模式,基于云计算和大数据新一代的商业模式,使我们对未来的理解更深刻,使我们对知识的判断更准确。基于这样的理念,过去3年我们在基础架构上进行投资,从大家不愿意问的芯片到服务器,再到各种各样的终端的窄设备,这种实现刚刚开始,未来2-3年会看到成果,这种变革是不可阻挡的力量。最后,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天时比什么都重要,就像早期我们做互联网并不是因为我们聪明,或者有很多能力,而是时候赶得好。那时候互联网刚刚开始,坚持10年都有成就。我觉得IT行业就有这种好处,每10年就有一次变革,而云计算是30年未有的一次变革。

  王维嘉:谢青主要是在硅谷,这两年经常回国,我们听众更想知道硅谷移动互联网有什么最新、最火、最牛的东西。20年前我们都在硅谷待着,那时候中国和硅谷差别非常、非常大,你觉得现在硅谷和中国有什么差别?云安全,云计算对网络安全有什么影响?

  谢青:第一个问题,您说到云计算给中国一个很好的机会。与世界互联网行业基本走到一起,互联网行业在中国是40年前发明的。云计算改变了互联网的结构,从比较初期的在IP、系统的一套,包括DMS等认证系统,云计算给了很多厂商、用户比较平等的新机会,即在整个全球领域做商业模式。从我的感受来看,现在某些领域,如移动互联网,包括智能手机、智能电视,甚至一些比较接近用户端的领域发展得很快,更新的速度更快,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在全球领域占到很好的位置。

  从整个云计算的体系结构来看,现在提供云计算,比如溯宁在建的很多云中心,包括很多省市,今天参会的企业很多都在建云中心。那么每一个云计算中心建设好以后怎么吸引厂商,怎么吸引客户?我觉得在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性能价格比,谁的性能、速度比较好,价格比较便宜,这与中心设置有关。二是可靠和安全,在同样的情况下谁的云质量更好,更可靠,提供的云服务更可信,这样云厂商就可以慢慢吸引到很多长期的客户。大家把中心都建立好只是第一步,后面则需要服务质量来决定。云把很多应用软件移到云端,以前用户会多一些控制,比如你把数据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你晚上走了把机器一关、门一锁就回家了,别人不会进来。但如果放在云端,别人24小时都可以拿到。我们做过一个调查,很多厂商把数据放在云端,大家都担心放在上面安全不安全。所以云服务商要让用户觉得他提供的服务比较安全。云计算碰到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大家以前用PC,自己可以控制很多,PC都会装防病毒软件、安全软件,但很多云端的设备,包括云端设备本身,90%都是没有装任何防护的软件。所以云的服务商,包括电信服务商要提供很好的帮助,才能把云概念和平台向前推进,否则用户是不敢把自己很重要的数据放在云端上的。从这几个产业链结构来看,把用户传统的自己控制的数据不断放在云端,需要一个转换过程。在这个转换过程中服务的质量如何把用户转换的顾虑解决好,对云的推动是很重要的步骤。

  王维嘉:金融企业敢把自己的东西放在第三方吗?中国和美国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谢青:好比30-40年前大家使用信用卡,以前大家付钞票,放在手里知道,它有个平衡过程。云端也有一个过程,信用卡每年都要处理不安全的问题。你把东西放在云端,我利用起来会比较便宜,但我也要有一部分的损失,就看你中间怎么平衡,你采取多少安全手续。平衡一个是安全手续和成功,另外在用户使用方面要多考虑安全也需要平衡,在这两个平衡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才能不断往前发展。

  王维嘉:我每次看到少春,他都让我看几个比较酷的应用。作为你们这样的ERP企业,为什么会花那么多精力往这边走?企业在移动互联或者云计算上未来是什么发展方向?

  徐少春:云计算这个名词说实话是比较专业的,我认为小孩子能听懂的话,这个技术就真正产生了价值。今年我们员工大会上我们做了打造云管理的报告,我们家属的小孩没听懂,9岁,他问我,什么是云计算、什么是云?一下子把我难住了,让9岁的孩子能听懂不容易。我说云是由千万个水滴组成的世界。他说很好、很好,我长大了要做云计算。这就激发了到底什么是云?云是由大量的、碎片化的应用组成的集群服务。金蝶公司在4年前成立了友商网,友商网本身是在线会计服务,现在成为亚洲最大的在线会计服务网站,今年开始我们可以盈利了。

  徐少春:是的,我们引入了手机,大家使用iPhone、Android平台的手机,连续500天排在第一位的“随手记”就是金蝶做的。我们还有“快递本”,是中国最大的快递查询服务,用户量比较大,整合所有的快递公司,你输入到单号就知道快递在什么地方了。还有单号查询,我们去年推出了金蝶微博,金蝶微博是面向企业社交化的平台,大家问金蝶微博与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有什么区别?我说,你要找明星到新浪微博,要找同学到腾讯微博,如果你找同事就用金蝶微博。

  徐少春:既是公有云也是私有云,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发展挺快的,我们有超过10万个用户在使用。当然过程也比较曲折,通过探索我们知道移动互联网怎么与企业运营结合起来。不仅娱乐,也不仅游戏,只有与商业结合起来才能产生价值。怎么与商业结合起来?要让企业高层,企业每一名员工都感觉到云服务带来的价值。原来ERP是给少数人用的,实际上ERP可以给所有员工使用,移动互联网可以做到这一点,岗位就变成了移动岗位,你可以在上厕所的时候审批工作流。现在有流行的说法,工作生活化,在家里就可以办公,像我们这样从事ERP的公司,云计算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机会。我想也只有和商业应用起来,才真正让云计算与商业、企业产生很大的互动。

  王维嘉:像你们这样的企业,云计算也做,移动互联也做,你的随手记相当于移动客户终端,你的云计算是在客户基础上新的功能,但你客户端的东西就不一定局限于原来的企业客户了。比如说我的运营排在第一了,我下了应用,原来不是你的客户,就可以发展个人客户。这些个人客户对于你现有的生意有什么意义呢?

  徐少春:我们是做B2B的,B2B也可以2C,可以到个人,移动互联网模式带来了这样的机会。

  王维嘉:前不久我们在北京看电影孙悟空大闹天宫的3D版,Fortinet有很多图像视频压缩的专利,请您介绍一下。

  吴斌:我们是汤姆逊公司和Fortinet的合并,汤姆逊的电视卖给了TCL,有很多专利还留在汤姆逊,Fortinet做的主要是内容管理、分发,维嘉所说的是内容制作方面,把原始数据拿出来复原。另外一块是云管理和分发,我们拥有几万部1910年开始的电影,最原始的内容在我们的服务器上。这些服务器上的内容怎么送到各个终端?过去送到每一家电影院,以DVD的方式送到沃尔玛,现在是送到每个人的终端里。比如说苹果和福克斯签了协议,我有两部电影,我希望我的电影能够被看到,我们就从库里面找出编解码并压缩。大家不知道原始拷贝要做多少个版本才可以,过去是400个版本,现在任何一个电影和视频内容是2000个版本,为什么有2000个版本?因为每个电影的字幕不同,每个国家的语言不同,每个国家还有很多管制,所以你需要在云端有个非常好的片库的管理。管理完之后怎么送到每个人的手机或终端上?我们公司做的是内容管理和分发,在云端把内容管好,分到每个终端用户的机顶盒上,这就是我们做的事情。

  对于云我个人有很多观点和看法,1990年我做博士论文的时候,当时做了两个内容,一个是运行计算,二是互联网。当时做的时候不叫云计算,但已经是云计算的概念了。经过了20年,基本上没有太多发展,互联网发展得非常快,巨型机也没有太大的发展,当然CPU运行速率越来越快。这几年大家又在谈云计算,我认为云计算不是一个改变。大家对存储需求越来越多,对存储计算要求越来越高,对成本要求越来越低,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把内容整合在云端,这样可以省很多钱,这个概念又开始起来了。怎么才能走到下一步?我觉得就是要把云计算变成云服务。今天的话题是无限资源,没有什么东西是无限的、免费的,怎么才能让大家享受到云服务。我可以举三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现在大家看视频点播,大家4块钱、5块钱看一次,你愿意付4块钱、5块钱。记得在不久以前我们买一部DVD,在美国是14.99元,为什么以前大家愿意付14.99元,现在只付4块钱,因为大家手里拿着物理介质,你现在看,认为10年后也可以看,但实际上你10年后不会看,只是存在这个东西。所以迪士尼提出,能不能有这样的体验,让用户感觉到你有这样一个东西,10年以后是你的,20年以后也是你的,其实他不一定会看,但让他愿意花9.99元,14.99元去购买。这对我们来说成本降低,盈利提高了。

  第二,像哈利波特1-8都是我们做的,在全球8个点有几千名艺术家同时做。过去的做法是分配给中国30个艺术家做这个,英国50个艺术家做那个。分完之后大家过了一个月、两个月把内容汇总。现在有了云以后,我们内容全部放在云端,每一个国家只要科学家、艺术家拿着一般的电脑,不用传输什么内容,内容就都在云端了,所以协同工作是非常好的应用。

  第三,我们有很多专利,其中我发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专利,在云端的应用,比如说你有一个手机,你有一个电脑,你有一个电视机,你可以用手触摸一下电脑的屏幕,再用手触摸一下电视机的屏幕,通过这么一个触摸的过程你会突然发现在电脑上看的电视节目,在电视机上就能够显示。听起来好像是非常神奇的事情,其实并不神奇,所有内容都在云端,你触摸电脑的屏幕,得到的指示就是你的内容需要在电视上播放,需要的就是一个手势。应用非常广泛,我们需要的是在生活当中怎么挖出对云的优良体验和应用,这对推动云的发展非常有益。

  王维嘉:我发现一个特点,过去几年我参加了很多云的会,过去做技术的都说云过去是分布式计算、并行计算,包括亚勤就是比较典型的,每次问他都这么说。另外一些人不是完全从技术角度理解,而是从商业角度理解认为这个东西是革命。有这么一个点可以理解云计算,过去历史上大的技术革命都是每一个技术要素的成本发生突然的下降。比如说技术要素里面有存储、计算、带宽,像光纤这件事,光纤的发明使得带宽成本呈数量级的下降,任何时候出现数量级下降的时候就会出现一次技术革命。云计算也是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更多的发现他有哪方面的成本,做企业最重要的就是成本。对商业来讲,如果最后不转化成钱,对商业是没有影响的。

  下一位请德英,全世界生产20亿部手机,有10亿部,一半以上在中国生产,这10亿部又有一半在深圳生产,深圳毫无疑问是世界手机之都。这样的产业生态形成是越南、泰国这样低成本的国家想移走也没那么容易的。宇龙酷派作为行业里的领头兵,您怎么看这一波智能手机中国厂商的机会。包括东生做出钻石手机,卖得特别好。从去年开始智能手机又来了,中国厂商又有一批。这一次在苹果、三星这样的国际大厂的围攻下,中国这一波趋势你是怎么看的?先说中国整个行业的机会到底有多大,有哪些挑战?

  郭德英:我们宇龙酷派做手机也有10年了,一直都在做智能手机,以前一直在做用windows CE嵌入式的平台,也做过Linux。刚才维嘉讲到去年的智能手机,实际上就是全球突破性发展的一年,我觉得刚才维嘉讲得非常对,为什么全球智能手机去年开始爆发式增长?中国智能手机去年发展业务量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了,这是很难的。中国第一次高科技领域超过美国。我有几个问题。首先是3G的无线带宽经过十几年的发展,3G技术的成熟使得智能手机成为可能,包括前面几年尤其是苹果引导的整个云计算、云应用和智能化发展,应该在前面打了前战,给大家做了很多市场培育。

  第二,与Google、Android操作系统有关系,因为这个操作系统是开元的,开元之后引起了广大的App应用者在上面的开发,如果没有开放的平台,App也不会太好。这当中有很多支撑,包括ARM芯片大规模的商用,ARM芯片价格去年大幅度下降。从软件云计算app的应用,包括3G网络的成熟和快速发展,还有芯片厂商解决方案,像AP,应用处理器的成熟和成本。我想中国也有一个非常好的特殊情况,三大运营商对智能手机的发展投入了非常大的成本补贴,加速了行业的快速成长。深圳这个地方有一个更大的好处,就是产业链的成熟。经过30年的发展,整个珠三角产业链的成熟是得天独厚的条件。深圳这边创新型人才的累积都给行业提供的坚实的基础。

  中国去年的智能手机,我们叫移动互联网终端,这不是手机的概念,移动互联网终端是云计算的门户。现在行业竞争非常激烈,这个行业是谁都想做的行业,大家知道做PC机的也做智能手机,做电视机的也做智能手机,包括做互联网内容的厂商也要做智能手机。实际上大家看到这是一个门户,所有人不管做内容的没有门户是不行的,他也是一个迁移,也抢占了很多传统PC市场份额,包括现在对内容的展示也抢了很多电视机的东西。大家有一个统计,回家抱着智能手机的时间开始超过了看电视的时间。智能手机作为一个门户,大家都觉得这是一块非常好的蛋糕,都要抢这个市场,市场自然就做大了。这个行业未来3年在中国还有爆发式的增长,包括2012年,我们相信智能手机还会有50%的增长,连续三年应该都有增长。因为中国有10亿用户,10亿用户是多方的力量。不管是内容提供商,包括产业链本身,还是运营商的推动。运营商转移到流量经营,首先就必须要有智能手机,没有智能手机,流量经营就变空了。所以智能手机是各方推动的大好时光,有10亿用户三年之内转化为智能手机用户,这是非常大的利好。

  郭德英:功能机是入门机,是给老人和小孩子的,但小孩子3岁就用智能手机,小孩子玩智能手机的应用比大人还要好,所以智能手机的市场更好。

  王维嘉:这么大的蛋糕你切一下,国外品牌三星、apple、HTC和国内厂商有什么分布?

  郭德英:去年下半年到今年2月份为止,我们看到第三方的统计数字,在国内几个厂商智能手机的占有率已经接近50%了,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事件。从这个数字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三星在中国的占有率仍然是第一的,将近有24%的占有率。苹果是百分之几,还有其他的厂商,中国的几个主流厂商占40%,再加上其他厂商超过了50%。我认为未来中国厂商的占比还会提升。这个事情很简单,因为产业链在中国,这个技术是一个开放的技术,尤其在珠三角掌握了从研发,到产品集成,包括很多供应链的优势,海外的运营商不会说钱很多,一定要买最贵的东西,我们看到从欧洲的运营商,到北美、南美的运营商,包括俄罗斯的运营商都在中国设立采购中心,主动要求供货和认证。这取决于我们快速研发的能力,出产品的能力。过去出产品,做一个智能手机需要8个月,现在智能手机在产品平台成熟的时候3、4个月就做出来了,所以很快满足了海外运营商的 需要。另外还有非常好的产品优势,所以海外运营商也不是一定要买苹果或三星。在中国采购成本至少是一半的价格,他们在国外用400美金,在中国用200美金就可以购买到非常可靠的产品,而且软件也是一体化的。过去有一个问题,软件没有得到统一,现在大部分使用Android平台的时候软件得到了统一,得到统一以后体验也得到了解决。我身边的吴总代表ARM,我们的公司和ARM有很多的合作。大家看到什么问题呢?不是说我过去是一个基层的研发公司,我只是从高通、博通拿一个芯片就可以了,现在和更上游,和ARM这样的授权公司在探讨下一步ARM架构的发展,你作为研发公司,不是说上游有人供应芯片就可以了,而是跟上游的上游,与架构设计者直接进行沟通。下一步你要看投入什么芯片进入预研研发,包括智能手机要求的更高体验。包括对照相术和云技术的研究,对一个厂家来说不是说做一个芯片就可以了,我们与芯片之前的很多公司都要进行合作。最后你再选择这个芯片,这样才能让用户花最少的钱得到最好的手机体验。我们要做底层的,只有把底层做好以后,上层的云应用才能调动底层的技术。所以现在已经具备了产业链条件和研发人才的知识积累。除了在中国有优势,还能走向全世界。

  王维嘉:我还想问你这个问题,智能手机现在有三大操作系统,iOS、Android、windows,iOS是不开放的,你认为Android和windows是怎样的比例?

  郭德英:之前我们一直在手机上使用windows的操作系统。我们过去做windows的时候非常辛苦,我记得当时能够做操作系统的在国内只有我们一家,我们2001年、2002年就开始做了,做了很多年。为什么很辛苦呢?一个是因为系统不是很开放,第二是在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可能windows的理解和产业的发展不是很一致。所以你开发一个手机,很难得到产业链的支持,很多多媒体的东西都要自己开发。所以开发一个新产品要非常长的时间,体验也不是特别好,因为没有第三方的支持。而Android是非常开放的生态链系统,第三方做驱动优化的公司非常多,你可以合作。你可以花一点钱购买你需要的技术,而且这方面的人才也很多。因为大学里面有很多人在学习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统。Google本身也是非常超前的公司,甚至你现在还没有使用到它的技术,它已经在推广这些技术了。Google在去年推出4.0的系统,我们认为实际上4.0系统的技术已经很超前了。到现在为止没有人推出,现在正式发布4.0的手机还不多。为什么系统发布了半年之后还没有人发布手机?因为Google太超前了,一步打包出来太创新了,市场接受不了。这需要第三方配件厂商硬件厂商优化它,因为它推出来的东西是一个框架,要优化需要资金、人才和上游的支持。又在传说4.0还没有做起来的时候,5.0马上又要出来了,大家不断地被它拖进去。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至少说明它是创新的产业,不断地拖着产业往前走,就是要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体验。只要有创新技术,行业就发展得很快。

  郭德英:不能这么说,因为行业在不断变化,我们与微软的合作非常紧密。他现在的东西也可以用,只要消费者能够接受的话,我们也在积极、主动的配合微软。

  王维嘉:我简单算了一下,智能机最贵的是Apple,3000-4000元,最低的800-900元,智能手机的平均售价是2000元左右,我们就算它1000元,3年换10亿部机器是什么样蛋糕?1万亿。中国没有出现一个单纯的如此大的蛋糕,光中国国内的手机换机就是1万亿人民币,还没有算国际。现在中兴、华为、TCL都在国际市场上取得非常好的成绩,如果国际再到10亿台,那就是2万亿人民币,这真是非常巨大的蛋糕。

  最后一位ARM的吴总,我最想知道过去20年大家一直在说PC不进步是因为WIntel的垄断,芯片被他们两家控制了,剩下的都为他们打工。ARM现在处于产业链最高端,你能不能介绍一下产品产业链生态是什么样的?未来是什么样的?Intel这样的厂商在移动领域有什么反弹?

  吴雄昂:现场有iPhone的请举手?一半以上。可以用iPhone成功故事来说这个事情。我们今天的主题是移动互联与云计算,很多人觉得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云计算现在是由移动互联驱动的。所以我们讲云也不要忘记端,只有端有能力采集数据,真正把数据还原,增强服务体验的时候才能推进体系的形成。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生态系统里面最大的优势,为什么移动互联发展得这么快?突然降到1000块的价位,有合作伙伴说今年500元的入门机都有了,整个转化非常快。从生态系统的角度来讲,我们的合作伙伴把它做成最终的产品,就像苹果的例子里面三星是我们的授权客户,苹果找他待工处理器,最后产生了他们定制的处理器才有了产品。我的意思是说生态链的优势真正能够推动云计算的发展,因为移动互联的关系,每100部智能手机就需要服务器,就简单的结构化数据。但现在有一点点误区,现在硬件的升级非常快速,大家经常和PC行业相比。我觉得不可比,有几个原因:最不可比的就是我们在移动计算,特别是手机,这是一个应消费者驱动的产品,是应消费者体验驱动的,而且可以打破产业链。因为原来做IT的习惯,习惯硬件是硬件,软件是软件,分开来做的。但苹果的成功演示了我们在云计算和移动互联最大的价值,怎么掌控软硬件产业链合作打破这个模式,来产生新的对用户体验的整合。所以在这上面最大的优势是,生态系统里最佳的合作,不是说完全封闭,从头到尾都自己做。而是把很多东西通过合作伙伴定制来做。最后得到的东西是差异化体验的东西,这应该是成功的关键。

  最后讲到未来的趋势,我们看到有几个趋势:一是因为功耗的关系,多核是需要的。但手机处理器不管怎么发展,像电视最后发展十来年也是十来倍的容量,物理定律无法逾越,大的数据在云端处理才能推出来。所以软硬件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只有真正把软硬件结合做好以后,用户体验才能做到极致。不能纯粹采用PC模式,这是不同点。

  刚才谢总提到了安全问题,手机端安全还是一个问题,如果手机像PC一样装杀毒软件的话是非常难搞的事情。你能想象手机整天跑杀毒软件吗?电量就无法满足。所以随着ARM芯片的推出,从硬件问题、芯片问题把安全问题解决掉,做安全认证无论是内容、付费,无论是Android、windows、iOS都无法抓到真正的IO,你无法抓到密码。所以安全在云端是必须要解决的趋势。

  最后一个很大的趋势,我们很多时候忽略了非常巨大的蛋糕,这个蛋糕其实不光是硬件手机转换的问题。包括芯片产业最底层的技术在设计能力已经基本同步了,包括1月份华为发布的四核处理器,这可算是全球一流的了。在座诸位完全有机会在本土环境下,把整个产业整合,从软件、硬件定制化整合处理,真正把移动互联和云计算价值链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绝无仅有的机会。

  王维嘉:我理解你说的ARM系统比Wintel具有更大的优势。因为你们不做芯片设计,有一大堆人做芯片,就会促进他们之间的竞争,因为WIntel的垄断地位,所以往前进步没有那么快。第二,你提到华为、展讯都在中国,可以把产业链很大一部分放在中国来。

  我今天还有非常多想讨论的问题,但时间已经到了,下面我们给观众开放两个问题,看看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

  提问:请问田总,现在很多人全国各地都在说云计算,这个模式与国外有很多区别,国外是真正的云计算,国内好像在开发房地产,您怎么看?

  田溯宁:每一个变革都有鱼目混珠的事情,有些地方为了GDP搞产业园,但有很多实质性的东西,云计算与电价有关系,因为能源的耗费对服务器和存储的价格关系越来越大,为什么新一代的数据中心都建到电非常便宜的地方,建在高纬度,可以自然冷却。所以内蒙古、哈尔滨、新疆这些地区有大量的煤,煤运输非常困难,把煤变成电,电变成比特,通过光纤可以运出来,所以云计算对中国新的产业布局还是非常重大的一次机会。在这里有没有人利用这个机会进行商业目的?每个技术变革都有这样的机会,我们还是要看到在这里如何去伪存真,把产业一步一步发展起来。

  提问:我对云的问题还是很云里雾里,一直搞不懂,以前的工业革命,因特尔、互联网,但到云计算我就搞不懂,到底云计算是不是革命性的东西?而且云计算会不会向大公司集中起来,像沃尔玛这样的公司?或者能够给小公司有很多机会。到底是大公司一家垄断,还是给很多公司机会?

  徐少春:类似的问题我听过很多遍了,如果一个东西能够说得很懂,说明这个东西就没有太大价值。正是因为云计算蕴藏着太多技术、太多价值和太多产业链的各方,所以他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我非常同意维嘉刚才讲的成本和价值,推动用户。就像我们买东西似的,如果你到零售店去买,成本会高,到批发商那里买,成本就会低。通过部署成千上万大量碎片化的应用和内容提供在云端,这就会给用户带来很多的价值。我的观点,就像我们人类,人到底是什么?你能把自己搞懂了,这就是人的价值。

  郭德英:我补充一下,就像我刚才说的,云计算本来是搭一个平台的概念,所以才牵涉到煤等资源。我觉得在搭平台的时候,几乎也是某些大公司,最后这个云归根到底还是要让很多中小企业应用,让个人应用。所以我一直说,我们这个题目叫云计算,从今往后应该叫云服务。田溯宁是中国云计算、云服务的领袖,我们应该出白皮书,把各种云应用告诉大家,这样大家更能够懂得什么是云。

  王维嘉:我刚刚算的1万亿仅仅是硬件,如果把后台基础设施、软件、应用都算上,远远不止是1万亿,这块大蛋糕从天下落下来,而且朝着中国、朝着深圳的方向落下来了,看我们能不能抢一块,就看我们在座所有人的勇气和智慧了。感谢今天所有的嘉宾给我们提供非常好的观点,也感谢今天所有的观众,谢谢大家。

      现金网,澳门皇冠,皇冠现金

  • 上海
  • 深圳
  • 西安
  • 成都
上海市长宁区新华路728号华联发展大厦908-910室
深圳市龙岗区坂田街道黄君山111号山海商业广场C栋4-5楼
西安市高新区天谷八路环普科技产业园C座301室
成都市高新区天府三街288号大有智慧广场1栋8楼
© 2017 上海现金网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8001089号-1

现金网,澳门皇冠,皇冠现金

网站地图